我所了解的 “开放性关系” 不尽相同,有的特别美好,有的就像是一场闹剧。但大部分我见过的人,其实也未必都是真的理解开放性关系。

当亲密关系里的另一半对你情意绵绵地说出 “我爱你” 三个字时,你会回答什么?“我也爱你” 应该是99%的标准答案。但如果你把这四个字多读几遍,这个回答就会变得充满可疑之处,含义远超了作为陈述式问句出现的、嗷嗷待哺的 “我爱你” 本身。

但感情从来就不只有一种标准答案,它其中可疑与值得信赖的部分几乎相等,所以我们才会深陷其中困扰重重。而至于新的解决办法——无论我们称之为开放式关系、新时代情感关系还是其他任何名字,最终还是要对 “我爱你” 这三个字给出回应。于是我们制作了这个专题,希望下一次能把这个回答变成另一句感情确凿的陈述句,主动告诉ta:我也爱你。


我的愚见,这世界上的人大致可以分为五种: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无性恋;只爱自己的人。

开放性关系适用于上述所有人,包括无性恋。

我第一次听说 “开放性(式)关系” 这个词还得感谢我某个前女友,她第一次跟我说出这个词的时候,吓得我,心说要有多开放的性关系才能叫这个名儿。我花了大概两分钟时间去想该怎么断句 —— 到底是 “开放,性关系” 还是 “开放性,关系”。要知道这逗号给予这个词的区别非常大,前者更注重性,后者更注重关系,虽然最后不管怎么样都得开放。

作为直过长安街的男人,从女朋友嘴里听到这样的词总需要消化一下。心里老想着这姑娘是不是准备给我戴个学术绿帽了。一直以来我对自己感情生活追求无非就是一起喝醉,交配,再为携程交点房费。

“开放性关系” 这个词的出现就像是扑腾飞入我生活的幺蛾子,我嘴上说支持那是纯粹为了装酷,心里却总有要出事的感觉,这就是直男的小九九 —— 能憋能坏事儿。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意识到我可能不适合这样一段关系。果不其然,最后我跟这姑娘吹了,开放性关系还没建立,就先放开了这段关系。

分手就是吃了直的亏,但大部分我见过的人,其实也未必都是真的理解开放性关系。我在之后陆续接触了很多拥有开放性关系经历的人,都可以称得上是骗子,他们声称自己是新时代的萨特和波伏娃,随时准备把生活过成《午夜巴塞罗那》。但凡我在跟他们的交流之中听到这些高频词汇,我都会坚定地认为,这个人实际上对开放性关系一无所知。

据我观察那些正在实践开放性关系的人,要么就是对这段关系极度无所谓,要么就是有超脱一切的包容。包容是开放性关系的前提,没有这份包容而去经营一段开放性关系,那是骗炮的虚伪。

包容来源于人类对美的终极追求,而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喜好大部分出于主观的审美,这种审美也是性向流动的源头。对于身处开放性关系里的人而言,选择多个交往对象,就是因为单和一个人交往满足不了他们审美的趣味。

那位曾经教会我 “开放性关系” 的前女友当时跟我讨论,开放性关系的一条原则是 “二人公开透明互相尊重”,并且她认为 “开放性关系的词条里是允许多人性交”。我当时听到多人性交这个词果断脑补了一下,粗鄙地觉得开放性关系就必须得是这么开放才行,真他妈开放对了!后来我了解了更多之后才知道,开放性关系公开透明是必要的,但跟多人性交没有半毛钱关系 —— 多人性交顶多算是一种性行为或口味独特的性癖好,在开放式性关系中是 “允许”,但不是必须。

萨特和波伏娃的确骗了不少人,他们所谓的 “开放性关系” 实际上并不能在当代被轻易解构。何况他们还不把那称为 “开放性关系”,他们管那叫 “契约式婚姻”,意思就是两人躺坟墓里签的合同。

所以一般把萨特和波伏娃的关系直接跟开放性关系划等号的人,他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文盲。早几年我还能被这种 “前面说俩外国人名字后面加一我不懂的词儿” 的模式给唬住,但我跟这样人相处久了之后才发现就是一江湖骗子,专门骗随时准备为艺术献身的人。萨特和波伏娃只是看上去很美,看过波伏娃书的人都知道,这段婚姻差点没把她折腾成神经病。

至于萨特,是真的神经病,褒义。

我所了解的 “开放性关系” 不尽相同,有的特别美好,有的就像是一场闹剧。最感动我的是两个可爱少女的相爱,她们对彼此特别坦诚,也同时都有了自己的男朋友,男朋友都是一茬茬换,这俩少女倒是相爱已经有小五年了。

我有时候跟着这两对男女(也可以理解成三对,四个人凑三对情侣可还行)出来吃个饭,那种感觉就跟我最爱的日剧推了新番一样,俩女主角对眼的任何细节都值得我去细细品味。我有时候觉得,她们找男朋友纯粹就是为了自己的性向打掩护,但我从来也不问。这是我见过最甜的开放性关系,从没有见过爱情会这样纯粹自然。

闹剧也有。男人有家人有小孩,文艺油腻,喜欢写诗做饭骑摩托冲浪。姑娘刚大学毕业,文艺又拜金,社交网络的照片从来都是美美地看展,照片上闻不到的香水可能喷一下比看展门票还贵。俩人在一起的时候如胶似漆,隔三差五要摆心型蜡烛,要在沿海公路骑摩托跳舞。俩人不在一起时候,姑娘的大触就开始伸及各种二代。

一开始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还是挺佩服男主的,毕竟是他给姑娘引入了开放关系的概念,把文艺油腻上升到了如此新的高度,不愧是我见过最会搞男女关系的诗人。

闹剧的出现在于这位诗人不满意自己的小女朋友跟别的男人聊天,俩人现在仍为此冷战,好好的一当代诗人现在就变成一当代祥林嫂,逢人就得难过一阵子。至于姑娘,其实真谈不上有错,一来是很能领悟开放性关系,一点就通;二来人家凭什么乐意用未来耗一个有妇之夫,这么年轻,谁还不得为自己前途考虑一下。

所以说谁要玩这场游戏,谁就最没有立场去评价这场游戏。少女的甜蜜建立在她们在这段关系里的忠诚,而诗人的闹剧就是因为他开始这种关系的初心不对。诗人输给了私欲,这是人性层面的东西,而开放性关系极度考验人性,对于那些不够至善至真的人而言,开放性关系不太像是一个他们能玩好的游戏。

我有时候还会想起那位老朋友,不知道她有没有开始践行一段开放性关系。我倒是放弃了,因为我很清楚我不是什么好人,在恋爱里非常自私,所以我大概能想象到,如果我跟某个姑娘提这个要求时,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

除了自私的毛病,我还有一个说服自己打消这个想法的原因 —— 我太懒了。我的精力是有限的,在情爱方面,我只能和一个人相处。脚踏两只船的糟心经历告诉过我:能挨一个大嘴巴子就解决的事情,就别想着再多来几个了。

当然,我只是纯粹在阐述我个人的观点,这个世界不可能所有人都像我这样在爱里自私懒惰。有些人愿意去多爱一些人,而有些人值得更多人去爱,这是说得通的事。我对于那些拥有真正开放性关系的人是羡慕的,从一个观众的角度来说,这些人都将会变成笔下美好故事的素材。

至于那些一直在诋毁开放性关系的人,说真的,你因为不够格而去不了的 party,真的没有多少人会在意。

编辑: 小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