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否认,香港足球在竞技层面的确难以再让人乐道;但是大国心理日渐作祟着的我们,又何尝不是在位置关系的层面上,已经把他们看成了超市促销时的赠品呢?

一个与世界杯毫不沾边的世界球王

1498662227549997.jpg李惠堂雕像 图片来源

受英国殖民统治这段历史的影响,香港现代足球的发展要早于世界上的大部分地区。因此尽管 民族英雄李惠堂 被吹捧得有点过于神乎其神,可理论上总归还是有站得住脚、让人信服的空间。只不过人们在对这位和世界杯毫不沾边的 “世界球王” 顶礼膜拜的同时,却似乎更多都是在给这个英属香港人冠以 “中国球王” 的头衔;而除了本土的港人自己,好像并没有人因为他而对香港足球增添一丝一毫的关注。

5.19事件:痛者为亲,快者为仇

我们父辈这一代人,应该是中国第一批开始忠于足球本质的球迷。然而他们对香港足球多数都不会存有好感:

1985年的 “黑色5.19” 之夜,那上百辆被砸毁的机动车中,指不定就有你哪个哥们儿家的镇宅之宝;那上百名因情绪失控而在工体被捕的球迷中,保不齐就有咱们之间谁的父舅叔伯。那一天,所有人都认为中国队已经铁定出线,对香港的一战不过就是庆功宴前例行公事地走个过场 —— 可就是这么个例行公事,香港队却绝地爆冷,用一场没有人敢相信的胜利,将万众瞩目的中国队打入了万劫不复,直接导演了中国足球史上迄今最大规模的球迷暴乱。

1498663101193224.jpg5.19球迷骚乱 图片来源

这一晚,中国足球受到了切肤之痛,甚至像激醒了魔咒一般,从此一蹶不振十多年。此间无论教练球员配置再高,都一如既往地但逢大赛必失好局;在无数个 “打平即出线” 和 “黑色三分钟” 的邪恶规律中周而复始,不厌其烦……直到我们这一代成长起来,历史的伤痕终于在更新换代中被逐渐遗忘,国内职业联赛的出现也慢慢弱化了国家队成绩在人们心目中的比重 —— 于是在厚此薄彼的遗忘里,在恐韩症被放大到媒体的字里行间之后,“香港足球” 才终于不再被中国球迷眼视作一个需要计较的对象。

“回归杯” 全明星赛的初始记忆

作为庆祝香港回归的助兴节目,香港大球场特地在1997年7月3日当晚举办了一场足球友谊赛 —— 由亚洲明星队对阵世界明星队。这场比赛的阵容豪华程度不敢说绝后但一定空前:不但全亚洲当时几乎所有的大牌球员都悉数登场,而且像维阿、邓加、马特乌斯、科普克、马尔蒂尼、耶罗、帕潘等正值当红的世界巨星也都不吝前往助阵,一种万国来朝的自豪感。

1498663454245920.jpg图片来源:《足球世界》杂志1997年7月刊

最后,世界明星队赢了个5比3的大比分,几个进球都很精彩;范志毅也进了一球,并且在几十分钟的上场时间里,一直担任着亚洲明星队的队长 —— 这两个结果都让我们这些既迷恋巨星又身负国家荣誉感的少年球迷异常兴奋,甚至正因为这种从足球上得到的兴奋,懵懂无知的我们才会觉得:原来香港回归和自己好像还是有那么一点关系的。

由这份初始的记忆开始,香港和足球在我们的印象中产生了关联性,铺天盖地的回归报道又让我们对其产生了一份亲切感,我们于是像关注五大联赛一样开始关注香港足球。

对香港联赛的一时起兴

必须承认的是,作为一个非新万博 体育网专业背景的初中生球迷,你在这个年纪其实很难对大部分职业比赛的竞技水平做出客观的评断。因此去掉盲目的巨星崇拜不算,在那个年龄的人里,没几个能有条有理地区分出意甲和港甲的高低之别。至少当时少年的逻辑就是:香港队和广东队在省港杯一直都打得不分上下,既然我可以喜欢广东队里彭伟国胡志军区楚良这些大牌国脚,那么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水平并不比他们差的那些香港球员呢 —— 他们只是在地理上遗憾地没能拥有成为中国国家队队员的资格而已。

或许正是受回归影响,电视里的新万博 体育网新闻和亚洲足球集锦对香港联赛的报道开始增多,南华、杰志、快译通、愉园等俱乐部慢慢被大家耳熟能详;谭拔士、山度士等奇形怪状的港式英文译名也一直充当着茶余饭后的笑料;而留着 Slash 发型的李健和,则更是被大量当时刚入门的摇滚青年奉为标杆……在 Ultras 文化普及之前,这种一脉相承的亲情关系,无疑让香港足球比其他国家更受待见。尽管事实上由于传统的竞争渊源,日韩球员我们可能认识的更多,可对他们的感情明显不可能像香港球员这样正面。

1498664064457019.jpg球员时期的李健和 图片来源

然而蜜月总会结束。进入残酷的信息时代,随着欧美足球的市场入侵越来越彻底、高水平联赛的观赏性越来越强,当年的迷茫的少年们也越来越懂球了;加之香港开始全方位的大萧条,使得本就处于衰落趋势的香港足球开始加速了崩塌,竞争力一日不如一日,最终果不其然走入了被时代淘汰的边缘。从此,国内基本没有媒体和球迷再对其有半分关注,甚至连港人自己都失去了对家乡足球的兴趣 —— 以曝光度而论,不知情的人可能会以为 谭咏麟陈百祥和曾志伟 才是香港足球的代表旗帜。

一个连龙头都不放过的深渊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香港足球最辉煌的时期,当时的港甲联赛可谓群星璀璨大牌云集,整个香港几乎全民看球万人空巷,观众人数场场爆满,黑市上但凡有票必挂天价,而且还不愁卖不出去。

然而香港足球总会为了追求俱乐部之间的实力平衡,毅然出台政策限制外援资格,导致联赛水平和观赏性急速降低。依靠外援撑起球会和联赛半边天的精工及宝路华两支球队愤而退赛就地解散,而 “全华班” 的比赛也无法满足已经习惯了高级别对抗的球迷审美 —— 于是香港足球从实力到市场,全面开始由顶峰向下滑落。

三十年来,香港球会的数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骤减着,最低联赛级别从三级紧缩至二级。也就是说,现在除了一个职业化的港超和一个半职业化的港甲外,便没有了其他体制内的联赛赛制。电视转播没有收视率,现场观众平均每场不足千人,除了指望企业热血而无脑式的施舍,球会没有任何自我健康运营的空间;而一旦企业撤资,他们所面临的只能是万丈深渊。

于是,八十年代的精工和宝路华跳下去了,九十年代的快译通跳下去了,二十世纪初的东方也跳下去了,并且在获得升级资格后拒绝上岸……

而就在2017年6月,香港南华足球队也刚刚发表官方声明:自认无力继续维持球队投入,决定改变运营路线,专心发展本地青训,并以上赛季港超第四名的身份主动申请降入低级别的港甲联赛。

20170605184611_f7cc4f3b055e8e71881855594b22669a_2.jpeg声明全文 图片来源

消息一出,全港哀鸣。香港足球总会在劝阻未果后,只得痛心疾首地批准了南华这一请求。

于是,南华俱乐部作为香港唯一一家有着百年底蕴、保持着最多冠军数量、为国家队输送了无数国脚且从未离开过顶级联赛的龙头班霸 —— 也这样跳了下去,等同于掀掉了香港足球最后一块遮羞布。

而在这个日渐衰败的过程中,香港足球理所当然地越来越脱离开世界的关注。而个别人物间歇性的出现,又总能让死灰复燃一把 —— 无论结果好坏,至少 ta 们让 “香港足球” 这户落魄的宅门没至于断了香火:

杨家诚

回归后的整整第十年,一个叫杨家诚的人把 “香港” 和 “足球” 这两个词又一次联系在一起,带入到世界的视野中。不过遗憾的是,这次发生的事情和香港足球并不相干:代表 “香港” 的只是资本元素,而与其发生关系的则是当时还在英超的伯明翰城俱乐部。

这次收购持续了两年。直到2009年夏天,杨家诚才正式成为伯明翰城名正言顺的拥有者。事成之后,国内关注英超的球迷无不对此欢欣雀跃 —— 成为英超球队的主人,这份荣耀拥有的是历史意义。

球迷们代入感极强地为杨老板也为自己感到自豪,于是将一切地域观念全部忘诸于脑后,再无香港和大陆之分。杨先生在各大中文媒体感受了一把民族英雄般的待遇,而伯明翰城虽然不是什么豪门,却也顺其自然地成为了不少中国球迷心中的英超主队。

1498664926110847.jpg杨家诚 图片来源

2011年2月,伯明翰城在温布利击败阿森纳,问鼎联赛杯冠军,时隔50年再创历史。杨老板一时风光无限,成为华人足球圈的偶像楷模。谁料仅过了3个月,伯明翰城因为联赛成绩太烂,不幸再次降级。而球迷的心刚凉了一半,紧接着杨老板又在一个月内洗钱案事发,刚立起来的半面 flag 也支离破碎。球迷从喜到悲只用了转念一瞬,杨老板从踏上神坛到堕入监牢也只隔了一步之遥。短短不到半年,一个中国英雄变成了一个香港囚犯 —— 大家的地域意识似乎又开始泾渭分明了起来。

2014年3月,法庭认定杨家诚五项洗钱罪名全部成立,被判监禁六年。至此,这段大起大落的足坛孽缘终于有了个了断。本以为能沾点小光的香港足球,最后平白无辜地惹了一身腥臊,还没翻个泡,就在国际舆论的骂声中再次销声匿迹。

陈婉婷

而谁又能想到,真正救香港足球于水火之间的,居然是一位姑娘。在陈婉婷刚刚上任东方队主帅的伊始,各种新闻就已经立体覆盖了整个足球界;当然主流导向更多还是质疑和抨击,认为俱乐部过于儿戏,为了哗众取宠不择手段。不过正是这样一面倒的看衰,才衬托出之后她率队夺冠的奇迹般反转效果,全世界才会如此轰动性地为之哗然 —— 不久前还被称为 “市场公关的牺牲品”,如今一个转身就成了现代花木兰,带着一身荣誉把质疑者的脸打到肿起。

1498665182851837.jpg陈婉婷 图片来源

第一个带领男子球队获得联赛冠军的女性主教练、第一个带领男子球队参加亚冠的女性主教练、第一支参加亚冠的香港球队主教练、BBC 年度百大女性、亚足联年度最佳女教练……这些不但实至名归而且极富传奇色彩的荣誉,足够有逼格且吸引眼球,不管她是哪里人都值得被任何人尊重。

更何况在这样一个香港足球持续死沉的年代,一个二十多岁的香港姑娘,居然干出了一帮大老爷们儿几十年都难以取得的效果,哪怕抛开成绩不谈,只比拼正能量,全世界有几个她碾压不了的?相对于史书里那些人为的记载,眼见为实的东西更能使人信服 —— 所以说真的,拜上古球王还不如拜她呢。

1498665346559481.jpg亚足联年度最佳女教练颁奖 图片来源

无奈的是,眼球效应并不等同于实际价值,就算陈婉婷帮助香港足球扬眉吐气了一把,可凭她一人之力仍旧无法解决在大环境里已经根深蒂固的顽疾。

但这个顽疾到底是什么?

中国球迷很少有人正视过香港足球,除了回归蜜月期的一时兴起外,我们似乎都是在通过各种场外的新闻巩固着对 “香港足球” 的刻板印象。即使好几次国家队之间的正面对话,香港队也不过是被看成是个偶尔搅下浑水的黑天小鬼。不可否认,香港足球在竞技层面的确难以再让人乐道;但是被大国心理日渐作祟着的我们,又何尝不是在位置关系的层面上,已经把他们看成了超市促销时的赠品呢?

英超转播在香港向来有着极高的市场份额,香港的地下球庄同样举世闻名,种种现象表明,香港人依然对足球有着非常高的热情。他们会像 Ultras 一样向对手挑衅,会跟随国家队远征全亚洲。氛围好的时候,他们不是没有疯狂过;氛围差了,退一万步讲那也不是他们的责任。

1498665849116752.jpg支持香港队的球迷吶喊助威 图片来源

“怒其不争” 这项技能,恰恰是中国球迷最擅长的。因此对于香港足球,我们除了完全理解之外,也确实无能为力,只希望以后能多出几个陈婉婷 —— 你们让我们多点骄傲,我们为你们多点支持;聊表心意,仅此而已。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