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担心耍帅的是我,越陷越深的也是我。不过关系千变万化,人们来了又走,我们最终想要的,也只是那多一点点的爱而已。

当亲密关系里的另一半对你情意绵绵地说出 “我爱你” 三个字时,你会回答什么?“我也爱你” 应该是99%的标准答案。但如果你把这四个字多读几遍,这个回答就会变得充满可疑之处,含义远超了作为陈述式问句出现的、嗷嗷待哺的 “我爱你” 本身。

但感情从来就不只有一种标准答案,它其中可疑与值得信赖的部分几乎相等,所以我们才会深陷其中困扰重重。而至于新的解决办法——无论我们称之为开放式关系、新时代情感关系还是其他任何名字,最终还是要对 “我爱你” 这三个字给出回应。于是我们制作了这个专题,希望下一次能把这个回答变成另一句感情确凿的陈述句,主动告诉ta:我也爱你。


“开放关系” 这四个字看上去实在魅力无限,风致动人,而我一个一直都自诩独立的新时代女孩,也想围上这个怪味蜜罐,尝尝是什么滋味。

倒不是我突发奇想,而是在经历了一些乱七八糟、模棱两可的感情经历(差不多跟每个女孩一样)之后,我发现自己可能真的属于不太会对某个人产生强烈占有欲的类型,对爱情也稍微有点悲观 —— 初中的时候看《和莎莫的500天》,对莎莫的那句 “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任何东西” 深以为然,奉为人生箴言。

1524119291369691.png深深震撼了我中二的心灵

以前总被别人说:“你就是还没遇到那个真正喜欢的人”、“你就是没那么喜欢他而已” 但是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觉得短时间内会有什么改变,所以,开放关系,我准备好试一试了。

可是,即使我已经跃跃欲试,真正实施起来却困难重重:首先,能够找到可以和你合作的 partner 就已经很难;其次,人的感情和观念都是流动的,我就能确保自己在这种关系里的想法不会改变吗?

第一重困难:把话说出口

我有一名男朋友,他是一个相信古典爱情的人。我们还在 date 的时候,我曾经在某次睡完回家路上,挤着地铁写了一段备忘录,大意是:我很喜欢你,也很享受一起玩,但还是先保持 casual 的关系吧。

那时我真正想说的是:我对你挺感兴趣的,但如果不怎么了解就在一起嘛……好像有点快。要不再了解了解再决定?

但那段备忘录却一直放在手机里,从来没有发出去过。

回到家,我思考了一下我为什么这么怂。首先,这或许源于一种女性本身的不自信:我所有有过随意性行为的女性朋友中,几乎每个人都有过 “睡着睡着喜欢上人家了” 的经历,但人家又不够喜欢她,由此产生种种失落感被我称之为 “crush hangover”,类似一场小型失恋。我担心我也会这样,一开始耍帅的是我,最后越陷越深的也是我。

我还担心他会曲解这句话的意思,觉得这就代表我要给他发好人卡了。这也不能怪他,毕竟这的确是个很容易被混淆的表达,至少你不知道对方是真心想再了解看看,还是就对你没兴趣,所以找一个委婉的托词一走了之。

而我最害怕的是,他会因此觉得我是个 “少年玩心吗” 的 “渣女” —— 人们惯常都觉得女人是那个要吃定男人的人,而男人通常扮演着避免承诺的角色。这个刻板印象虽然已经在逐渐淡化,但当我的行为看上去像是对传统固有印象的挑战,我还是会思前想后:他会不会觉得我是太随便?

1524119290787411.png这样的广告说明,绝大多数人还是无法接受开放关系的

第二重困难:说出口才是麻烦的开始

总而言之,我还是答应了做他女朋友,其实事情进展还挺不错,平稳而甜蜜。但在涉及某些问题的时候,场面还是会变得有点尴尬。比如,我曾经开玩笑地跟他说:“我好像最近喜欢上一个女孩。” 他立刻条件反射地说:“你跟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只好支支吾吾地说 “可能也不是那种喜欢吧” 以安抚他内心狂奔的小鹿。

至于开放关系,则是个更大的雷区。出于试探,在一次睡前新万博 新万博 体育网网时,我提起来,问他能不能接受和我尝试一下开放的关系,他也不出所料地心惊肉跳了一番,接下来的对话,基本就是我这一方的妥协了:

“你跟我说这个是认真的吗?”

“……额,没有没有,其实是为了写文章。”

“哦,那就好。”

“我心里其实挺矛盾的。”

“矛盾什么?”

“ummmm,我其实是想和你好好的啦,但我还是得写这个文章嘛。”

口是心非,想了一大堆也还是没有说出口,最后拿写文章做挡箭牌。

其实我是喜欢我男朋友的,但是也非常乐于和他尝试一下开放的关系。在多重恋爱领域,有一个词叫做 compersion,指的是看到自己的伴侣和 TA 的其他伴侣在一起时,感到开心的心情。我在看电影《午夜巴塞罗那》和《马斯顿教授和神奇女侠》时,曾模糊地体验过这种心绪,对里面三人的关系张力感到心驰神往,也曾幻想过自己的伴侣和别的女孩在一起时的情景。对我来说,这种感觉大概可以描述为:当他和其他女孩在一起时,他看上去更性感了;而那名女孩因为和他的联结,也让我感到她的可爱。

1524119288430536.pngCompersion 的释义

可这种感觉,我却没法和男朋友描述,我怕他觉得我不够在乎他。对他来说,一切就是 either or not 的问题,如果我要和别人约会,那我们就只有分手这一个选项。

我还是算幸运了,至少身边的朋友都不觉得作为女孩提出开放关系就是一件很过分的事,大家都是新时代独立女性,都可以嘬着咖啡探讨在新时代情感关系中遇到的谜团和苦恼。但在更加保守的群体中,如果一名女孩发现自己同时喜欢上了好几个人,却连表达这种情绪的正常途径都没有,她要怎么办呢?毕竟从小到大,她被灌输的一切关于浪漫的想象,都是一对一的。

1524119288103865.png另一名异地恋的女孩尝试和男友提出开放关系,经历也和我差不多

当然,因为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开放关系,我也不能说我就能完全适应这种关系。男朋友提醒了我,他说:“退一万步讲,就算你和别人约会,我不生气,我说你去呗,你也会想我是不是不在乎你了吧?”

他说的没错,关系的模式一旦发生变化,就会牵动所有的情绪变化,我们则需要不断调整,在开始阶段也许尤其如履薄冰,各种负面情绪统统袭来,比如嫉妒。事实上,嫉妒感即使是在开放关系里,也是不可避免的,人性里的复杂和难题,并不是说换个关系形式就不用去解决了。黑暗森林法则不仅适用于文明,对于人心来说也一样成立。

第三重困难:我和他的 “开放关系” 压根就不是一个意思

有些词我们一直在用,但指的并不是同一件事情,“开放关系” 就是其中之一。当我提到这个词,男朋友先是问我:“什么意思,你要跟别人亲亲了还是要上床了?这个开放要开到哪儿?”

我之前对开放关系的设想是:第一伴侣的关系是首要的,其他的都只是次要关系;后来才逐渐明白,其实每个人的开放关系都各不相同,也不一定有什么第一和第二。所以我现在倾向于认为,人是不能被比较的,当我同时喜欢上两个或者三个人,我可能完全说不出谁对我更重要 —— 因为他们都有可爱之处。

但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想法而已,更多时候,别人对开放关系的定义也和我不一样。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我之前约会过的人或者炮友中,有人也非常热衷于跟我提 “开放关系”。他会编织绵绵情话,搞得跟谈恋爱一样,但同时他也会说:“你也可以去睡别人,只要别让我知道就好哦,我们的关系是开放的,顺其自然。” 事实上,他们想要的不是一种坦诚的关系形式,只是在进入一段正式关系前,保存最小精力挑挑选选,直到找到一个人能配得上 “女朋友” 的头衔。

我也意识到,我跟男朋友提出开放关系这一举动本身就错了。在绝大多数人心中,当男女朋友的标签已经贴上,大家就已经默认彼此是一对一的关系了,这种时候,再说什么都不好使了。即使可以接受你随便约一约,也绝对接受不了你拥有复数的男(女)朋友。

所以,当我发现我们对开放关系的看法根本就不一样时,即使我是真诚地想要拥有一段开放关系,这件事也没法成功,因为对方不一定同样真诚。

第四重困难:就算放开了,该伤的心还是得伤

仔细想起来,我其实有过一段勉强可以称作是 “开放” 的关系。

可以称他为 R,我和 R 彼此喜欢,逐渐了解之后甚至互相认作 “灵魂伴侣”,但我们都不想要一对一的模式,所以一遍遍地确认我们微妙的关系:绝对不止是炮友,但也没必要立一个 title。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我和 R 像恋人一样分享生活里的细节,也像朋友一样分享最近的 date,但几个月过后,R 似乎越来越依赖我,我却对他逐渐失去兴趣,最终离开了他,剩他一人在风中凌乱。

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真是太残忍了。” —— 比烂片还烂片的结局。

其实在这段关系的尾声,我已经明显觉出不对劲了,R 其实想要的更多,但迫于 “开放关系” 的压力(任何关系都有压力),他也很难说出口,而我心里盘算的却是:如何全身而退。

我也反思了自己,也许当时我不够诚实,也没有我想象地那么喜欢 R,但 “开放关系” 又让我觉得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直到最后我也变成了别人口中的 “渣”。

YouTube 上 有个新万博 新万博 体育网网,讲的是一对异性情侣尝试了一个月的开放关系,并把这个月内发生的事记录下来,新万博 新万博 体育网网本身非常真善美,两人都觉得这种尝试让他们彼此更亲昵、心态变得更好了。但是在评论区,却有许多人觉得:“那个女孩看上去显然没有准备好,她只是在勉强自己,这太让人心碎了!”

1524119288455435.png网友的评论

到底存不存在 “正确” 的开放关系?

那名女孩有没有心碎且不表,但如果真如网友们所说,那新万博 新万博 体育网网中的这次尝试也只是一段错误的伪开放关系罢了。那我不禁再次思考我和 R 的经历,虽然同处于一样的情感关系中,但两人的状态也许并不一致,妥协和伤心还是无可避免。在进入开放关系前,搞清楚自己是充满安全感还是缺乏安全感是非常重要的,可惜,就连这一点,我们也无法百分百确保啊……

开启一段开放关系的困难,有时候来源于外界,有时候也来源于自己。在我看来,开放关系这件事讨论到现在还没完,是因为我们都还不够了解自己。人类自身就是最大的矛盾体,既聪明又愚蠢,什么都想要却又不想完全交出自己,前一秒在恋爱的修罗场中胜出,下一秒就又立刻被万箭穿心,打回原形。

所以,开放关系不是法宝,不是捷径,如果操作不当,它还有可能加剧人的痛苦。不是说这种关系本身有什么错,只是我不再对它充满执念了。懂得人性就是很难完全一对一,我也随时可以被代替这一事实,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解脱。

我不再只是执着于这段关系应该是什么样的,也不再相信 “顺其自然” 之类的套话,关键在于一个人是否真诚:真诚但不喜欢我,我们可以做朋友;真诚又正好喜欢我,那我们就探讨进一步的可能性。而如果我此刻能够感觉到强烈被爱的感觉,那无论关系的形状是什么样,我也都能坦然接受了吧。

毕竟,关系千变万化,人们来了又走,我们最终想要的,也只是那多一点点的爱而已。

编辑: 九里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