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还有朋友在,你才不会想着,去他妈的,死了算了。”

我们说一个人 “有病” 时,多半是在说 ta 脑子有问题、行为不正常。从幼年时期开始,这便是攻击他人的标准用语之一,暗含着一种 “我比你强” 的优越感。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在世界里经历得更多、侮辱性词汇库变得更丰富之后,终于发现 “有病” 这个词,几乎已经毫无杀伤力,更多时候甚至变成了一种感叹,不再具有实际意义。

究其原因,或许我们最不愿意面对的一个理由是 —— 我们发现,其实所有人,你我他,多少都有点不正常。当一个词的作用从羞辱他人变成描述我们的共有特征时,优越感消失了,我们默默拉起手来,心照不宣,同病相怜,勇抗病魔。

于是,在又一个无法平静心跳的春天,我们准备了 这个关于精神健康的专题。调整好呼吸,一起面对我们 #都有病! 的这个事实吧。从科普知识到方法指南,药都摆在桌上了。别害怕,放进嘴里,来干一杯温水。

纽约传奇滑手 Billy Rohan 的职业滑手生涯大起大落,他曾是世界顶尖比赛里的常客,经常出现在各大滑板刊物里,他还因为促使多个滑板公园顺利落成而当选 NY1 的 “本周纽约客”。但饱受躁郁症折磨的他,一度无家可归,沦落街头。

1521993954756675.jpg

躁郁症几乎毁掉了他的职业生涯,在被送进精神病院里,有了 “不良案底” 之后,之前合作密切的赞助商们都对他敬而远之,这使得他资金收入出了问题。在医院里,医生甚至不相信他是职业滑手,自己开了一家小公司,还曾经环游世界,住在欧洲,要不是 Billy 的母亲去解释,他们还都觉得这是病人在编故事。

1521993946768669.jpg

“因为还有朋友在,你才不会想着,去他妈的,死了算了。” Billy 的那段时光不堪回首,“我当时酗酒严重,在华盛顿公园买叶子抽,房子也没了,只能睡在那儿,女朋友也掰了,我的世界支离破碎,在受躁狂症折磨的那段时期,我会来华盛顿广场公园滑两圈,有好几个晚上都是在公园里的纪念碑后面睡的。”

这位纽约的传奇滑手 Billy Rohan 是如何对抗躁郁症的?VICE 去跟他聊了聊。

Producer: VICE 团队

Translated by: 黄子强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