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受了不同的文化熏陶、认识了各种各样的人之后,我们没必要一定去尝试一种 “新的” 情感模式。但在对待其他任何事情时,却能报以更包容的态度。

当亲密关系里的另一半对你情意绵绵地说出 “我爱你” 三个字时,你会回答什么?“我也爱你” 应该是99%的标准答案。但如果你把这四个字多读几遍,这个回答就会变得充满可疑之处,含义远超了作为陈述式问句出现的、嗷嗷待哺的 “我爱你” 本身。

但感情从来就不只有一种标准答案,它其中可疑与值得信赖的部分几乎相等,所以我们才会深陷其中困扰重重。而至于新的解决办法——无论我们称之为开放式关系、新时代情感关系还是其他任何名字,最终还是要对 “我爱你” 这三个字给出回应。于是我们制作了这个专题,希望下一次能把这个回答变成另一句感情确凿的陈述句,主动告诉ta:我也爱你。


恋爱第四年,我经历了异地的考验,出于对男朋友的了解和相处的默契,彼时的我对这份感情充满了自信。而当我们实际处于不同的文化背景,接触了新鲜的处事方式,不断刺激和改变过去的认知时,不知不觉,我们的关系变得岌岌可危。

恰巧我的朋友圈子里单身居多,尤其是来自各个国家的年轻人,他们总是种自由洒脱的状态 —— 并非放纵,而是纯粹地享受生活,不用被所谓的 “责任感” 束缚。坦白讲,对于一个从小肩负着 “凡事都要有强烈责任心” 压力的女孩儿来说,这样的观念算得上新奇,他们看似轻松的心态有时让我很羡慕。

1524482970546116.png

直接动摇我对亲密关系定义的,是一对正处于开放式关系中的英国情侣。在此之前,“open relationship” 的概念只出现在美剧里。我一直以为处于开放状态的人可以在保证双方恋爱关系的同时各自拥有其他暧昧对象 —— 通过肉体或者精神,但当 “正牌” 在场时,不论是出于情感还是面子,都不应该和第三者产生联系。所以当我看到男生牵着另一个女孩的手在离女朋友不远的角落调情时,还是震惊了。

“Jason 这样就不怕他女朋友看到吗?!”

“这有什么,他俩都在一块七年了,而且他不止这一个呢,Lucy 也有其他人。”

爱情一定得是一对一的关系才叫忠诚吗?

那个晚上,Jason 和 Lucy 就像两个完全无关的人,没什么交集也不打扰对方。后来,我半开玩笑地试探男朋友,要不要也试试开放式关系?得到的是他坚决的拒绝。

我可以理解英国情侣的相处模式,他们把婚姻看得很淡,哪怕恋爱中生了小孩也没关系。不过对于那时还抱着结婚想法的我们来说,还是没法做出同样的妥协,因为在从小的概念里,“婚姻是必需品,爱情一定得是一对一的忠诚关系。”

可惜,忠诚并不能维持一份爱情。异地两年之后,我们和平分手了。日渐减少的联系让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已经无法达到完全契合,感情的结束既因为距离,也因为我对他不那么依赖了。

分手之后,我开始约会新的对象,但或多或少都会把对方拿来与前任做比较,一些目的性明确或者喜欢耍些把戏的男生让我对谈恋爱这事儿有些失望,干脆决定享受一段随心所欲的单身生活。意外的是,没有约法三章的条条框框,与人相处起来更放松了。

我约的人多我就是渣男/女吗?

老徐是我一拍即合的朋友,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待业中,所以有大把的闲工夫。在其他人眼中,老徐是个不折不扣的 “渣男”,和不同的女生约会,在被要求恋爱时逃之夭夭。不过老徐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爱,在提到那个女生时还是有种无可替代的语气。

在出国前,老徐就开始尝试开放式关系,但始终没有固定的伴侣。由于很难再体会到 “不在一起就不行” 的感觉,最长的关系也就三个月。“我跟她们 date 之前都会交代清楚我不想谈恋爱,如果双方可以达成共识,剩下的发展就顺其自然。” 对于老徐来说,男朋友女朋友只是个头衔,可是一旦确定下来,难免少不了 “作” 的时刻,他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英国留学期间,老徐 date 了不同国家的女孩儿,发现并不是所有外国人都很开放,曾经一个俄罗斯姑娘就差点儿因为想跟他生孩子而要了他的命。老徐说自己对于性的开放程度是天生的 —— 想得开,包容性强,跟文化背景什么的没一点儿关系。

像老徐这样的 “人渣” 类型还有很多,但其实我也没资格下这个定义,难听点儿讲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至少比那些表面上排斥开放关系但背地里偷偷出轨的人强不少。而见的人多了,愈发觉得这个社会本身就不应该有一个僵化的标杆来衡量一段关系是否道德、一段爱情是否美好。开放式关系的核心是 “开放式” 和 “关系”,只要双方在这段感情里达成了共识,那么对一百个人来说就有一百种具体的开放形式。

至于文化背景和社会环境的影响,可能只是激发出这种想法的一个借口而已。

“开放” 不是你以为的 “淫乱”

“你说中国文化单一,我觉得美国的文化环境也并不复杂,大多数美国人都很传统,而我有不少朋友在国内也处于开放的状态,所以我觉得这不是国别问题。”

说这话的是我发小大刀,2014年到美国,现在正和美国人谈着初恋。

现在的男朋友对大刀是一见钟情,可惜当初大刀并不吃这套,尤其当对方表现得极为热情甚至奉承时,大刀只想躲得远远的。不过,在对方穷追不舍嘘寒问暖的攻势下,两人还是确定了一对一的恋爱关系。像绝大多数情侣一样,甜蜜也伴随着失望和愤怒,欲念无法被满足所产生的恨意,让这段感情迅速走入了瓶颈期,大刀在这时提出了 open 的建议:

“我们都需要更多的经验才能更了解自己想要什么,而且没有任何人有义务对自己百依百顺,双方都应该保持感激,去接受爱意。所以我们都妥协了,这样可能会从另一方面更了解彼此。”

大刀所说的妥协,是每对处于开放式关系中的情侣都会制定的 “规则”,因人而异。在这里,开放式关系更像一个游戏,遵守游戏规则是让游戏顺利进行下去的前提。大刀和美国男友商量好:各自寻找的伙伴不可以存在于两人的朋友圈中,另外的 partner 也有知晓的权利。除此之外,双方对互相必须 100% 透明,不能有任何隐瞒。

在约会文化成熟的美国,你同时和一百个人约会都无人对你侧目,只要你精力够旺盛。但这种 “浪漫的约会” 和认真的关系是绝对不同的,不过人们也坚信,这种和多人暧昧不清的 “约会”,却是找到 “认真关系” 重要的前一步,只是一切都要建立在双方都知情并同意的基础上。如果你是个浪子,那你身边不会缺人;但如果是个爱情的骗子,再也没人给你往右滑了。

最终,因为男朋友 “犯规”,游戏结束。在对方道歉和挽留下,二人还是继续保持着 exclusive 的恋爱状态。大刀将第一段失败的开放关系视为人生的一段经历值得珍视,并且期待再次 open。不过在被我问到会不会结婚的问题时,她也给出了令我有些惊讶的答案:“也许会,因为那也是我想去体验的一种生活模式。”

新型情感模式更适合小众圈子吗?

我可以接受开放式关系,但并不会去尝试,原因一是对自己的包容度没有足够信心,二是没法跟我父母解释这件事。毕竟中国的 “一夫一妻制” 从1912年开始实施到现在,让父母或者更老一辈接受开放式关系,可能比接受丁克和同性恋还难。

而在一个更加多元的社会里,如果绝大多数人认为 “性和爱是可以分开的”,新型亲密关系的接受度也会更高。

当性开放到了一定程度,性满意程度就再也不局限于生理上的满足,同样包括了对于自我的认可和精神的幸福感。书橱是我目前见过的最享受性爱的女生,这大概也不仅仅跟她身处 BDSM 圈子有关。

BDSM 在英国已经不是七八十年代的小众圈子,越来越多人从紧张的主流社会逃离。伦敦的日式绑缚课程早就拓展到了大型表演和社会交流活动,逐渐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地下产业。当大家对任何事情都保持包容时,长相、身材、性取向、甚至身体健全与否,都不会再成为影响追求性爱快感的权利 —— 这是一种 everything friendly 的态度。

在 “字母圈” 里,有不少人都处于开放的状态,因为 play 本身是可以不牵扯到性的。另一方面,表示权力和上下级关系的角色错综复杂,除了常见的 “主” 和 “奴”,还有身份可以切换的 “switch”。通常这一类人很难在同一个人身上得到完全的满足,所以开放式关系成为了自然的选择。

“除了有一些性癖,字母圈跟主流社会没有任何区别。”

书橱是一个构建派的忠实信仰者,相信社会上出现的一切约定俗成的东西都是以原有经验为基础,通过与外界的相互作用来建构新的理解,但是构建的不一定是对的 —— 尤其是婚姻,终极目的可能就是财产、法律或者政治。“如果出轨不可避免,那就证明婚姻的存在是有不合理性的。有人相信一对一的关系,我尊重;但如果你说选择一对一就等于忠诚,那去他妈的吧,我不信。”

书橱说她不想结婚时,我脑中响起了一首歌:“离婚的最主因是结婚,这不是乱讲,一百年前已流传西方。” —— 不是说浪子不泊岸,而是心如同大海,泊岸会令人枯干。


不论男女,在一对一的感情中,如果某一方出现问题,都可能会使双方陷入自我怀疑和否定,自我的心理想法会投射到伴侣身上,足以影响一段 relationship 和周围的一切。书橱给我讲述的她在每一段感情中的那种自信,我可能永远也达不到,因为我还没成为一个完全独立的人,也不是一个人格上 “有安全感” 的人。我在英国开放的环境中向往过开展一段开放式关系,但是二十多年的心理建设成为了一道根深蒂固的防线,没法完全改变。

不过,也许我可以从他们的故事中学到一些其他的东西:在接受了不同的文化熏陶、认识各种各样的人之后,我没必要一定去尝试开放式关系这种新型情感模式,但是对待其他事情,都可以报以一种更包容的态度。

Illustrator: July

海报设计: 狗狗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