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 CP 就是组 CP。组 CP 是他们的实习,属于他们的新时代情感关系,还在前面呢。

当亲密关系里的另一半对你情意绵绵地说出 “我爱你” 三个字时,你会回答什么?“我也爱你” 应该是99%的标准答案。但如果你把这四个字多读几遍,这个回答就会变得充满可疑之处,含义远超了作为陈述式问句出现的、嗷嗷待哺的 “我爱你” 本身。

但感情从来就不只有一种标准答案,它其中可疑与值得信赖的部分几乎相等,所以我们才会深陷其中困扰重重。而至于新的解决办法——无论我们称之为开放式关系、新时代情感关系还是其他任何名字,最终还是要对 “我爱你” 这三个字给出回应。于是我们制作了这个专题,希望下一次能把这个回答变成另一句感情确凿的陈述句,主动告诉ta:我也爱你。


有些词语已经成为过去,像 “早恋” 和 “网瘾”;也有的旧词变幻出了新的含义,比如 “CP”。最近听我上初中的弟弟说他和他的 CP 换了新的 “情头” (情侣头像的简称),我惊了。

“你都有 CP 了还骗我说没女朋友?”

“CP 不一样,我就是跟她关系特别好而已。”

他说的是实话,随着这个词的广泛使用,它似乎不再单纯指情侣关系,倒多了一丝轻松的意味,处于情感探索中的00后们受到了启发,也纷纷开始组属于自己的 CP 了。

我弟弟向我介绍了半次元这个网站,这是他搜集好看的 “情头” 的地方,许多二次元同好聚集在不同的分区里。其中有一个专门的 “求 CP” 版块,大家贴出最近在追的番、给某部作品画的同人,还有在自己房间拍的自拍,吸引着同好来互相 “扩列” ( 扩充QQ好友列表 ),如果足够幸运,还能抱个小哥哥小姐姐回家过年。

我意识到,当成年人们在 Tinder 或积目上寻找下一个右划的对象时,00后们也正在通过扩列认识着天南海北的人,他们上一秒还是陌生人,下一秒就因为某个心照不宣的梗而成为了密友。

1524143854230597.png

我想找几个00后来好好聊聊,但这并不容易,他们不是要去上课,就是要去上辅导班,聊到一半还会突然消失,说话跳跃又毫无逻辑,一个问题抛出去,对方却回复了十几张 QQ 聊天截图,我要费好半天劲才勉强明白重点在哪张。他们倒是一脸笃定悠闲,我却经常被搞得一头雾水。

“CP 来自英语的夫妻,谈恋爱是正在恋爱中。”

这是颜月冰佳给出的解释,还随手附上了一个 “凝视傻逼” 的表情,意思是这么简单你都不懂。但她解释完我更不懂了。她是一名十三岁的初中生,在上晚自习课,所以只能躲在厕所里和我聊两句,边聊还边喊着 “手机快没电了!” “老师要来抓我了!” 搞得心惊肉跳。

冰佳和自己的 CP 是发小,也是同学。像每对青梅竹马,平稳进行的日常里一个偶然的契机使两人在一起了。当时是因为冰佳在自己所在的一个语 C (语言 cosplay)群里很受欢迎,经常有人跟她求组 CP,她无奈之下只好让这位青梅竹马出来救场,从此确定了关系。

2png.png勾搭冰佳的人还有很多

即使言语里满是羞涩,冰佳却仍然反对 “组 CP 就是谈恋爱” 的说法,在她这个年纪,恋爱似乎还很遥远,她也一直坚持说那只是她的死党。后来,等我联系上了冰佳的 CP —— 一个话很少的男孩,他才终于一语道破:“我们就是谈恋爱呢,她傲娇,不肯承认。”

相比起来,另一名女孩倒是大方,直接承认了 CP 就是她的男朋友,而且因为下午要上课,没法及时回答我的问题,还特意了一封信,给我讲了她眼中 CP 的含义和她的亲身经历。

我看完信问:“那为什么不直接说他是你男朋友呀?”

她回答说:“现在我俩还太小,不方便在公共场合这么叫……”

1524143863995166.png一封真诚又可爱的信

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觉得 CP 看上去比男女朋友轻松多了,介绍起来不用太认真。很多人对 CP 的解释是 “恋人以下,朋友以上”,至于上下多少就看个人了。你可以说 CP 是自己的好伙伴、暧昧对象、搭档等等。无论是 “relationship”,还是 “friends with benefit”,这样的词汇都有着大量前人总结下来的不成文规则,而 CP 却没有一定之规,大家由着各自理解随意使用,安全,方便。

另一名叫做莫小乖的男孩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测,我是在 “求 CP” 的版面上认识的他,所以他现在还是单身。提起自己求 CP 的经历,他惋惜又带有一丝小得意地说,自己曾经跟某个妆娘(负责给 coser 化妆的化妆师)提出来,要不要处个 CP?结果人家没答应。他倒也不觉得尴尬:“不合适就继续做朋友呗,不捅破那张纸就行了。”

在我和这些00后聊天的时候,听到最多的其实是诸如 “我也不知道” “我还太小了” 此类的回答 —— 他们对感情的体会还有点朦胧,所以无意定义自己,只要有现在这一点甜蜜就已经很开心。如此看来,组 CP 就像是专门为还在探索自己的00后们准备的,它是一个自由的范式,无论嵌套进哪种情感模式都不奇怪。

除了在半次元,我也在语 C 圈找到了几对 CP。圈内有着 “无 CP 不语 C” 的说法,因为语 C 要互相对戏,也就自然需要配对,CP 们在网络上分分合合,现实剧情里的戏码在这里也天天上演,只是从三次元换到了二次元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找到的都是女孩之间的同性 CP。绯色的幻影是一名已经退圈的语 C 玩家,刚开始话并不多。我问她今年多大了,她却反问我:“年龄和性别重要吗?这些在圈子里都很少有人会问的。”

在语 C 的世界里,皮(即扮演的角色)的质量是最关键的,背后的人是谁,性别长相如何,这些都不重要,聊得来就聊,聊不来就罢,这才是常态。刚开始我还会问一下:你的 CP 是男孩女孩呀?后来都懒得问了,因为这似乎也不重要。

绯色还告诉我:“在以前,CP 就是搭档的意思,很亲近,但终究是搭档。后来人多了,每个人理解都不同,就有了 ‘喜欢’ 的含义。到现在,又衍生出皮上 CP 和皮下 CP 的区别,如果两人只是在戏里是一对,那就是皮上 CP,如果日常聊天时也互相喜欢,那就是皮上转皮下了。” CP 是一种很不稳定的关系,虽说网络姻缘一线牵,但毕竟互相也没见过,在这个次元里,即使是阅人无数的 “渣男” 劈腿了,换个号也可以重新来过。

相比起来,绯色非常专一,从入圈到现在,她只有过一任 CP。她们在某个语 C 群里认识,相熟,这位 CP 去别的圈子都会带着绯色,直到变成 “三党”,每天忙于学习,就退圈了,也从此很少和绯色联系。所谓 “三党” 是初三或者高三的简称,至于具体是哪个三,我没细问,不然绯色可能又得说 —— “这重要吗?”

绯色对这份感情的描摹也是难以名状的,她觉得那不是 “挚友”,也不是 “爱情”,但 CP 的存在对自己而言是特殊的,就像是在欣赏一个美好的东西,却并不想占有。她笑着说:“可能你会觉得很中二,但我其实想当我 CP 的 ‘骑士’,或者 ‘护花使者’。” 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是因为她自称是一名无性恋者。

“你可以这么理解,我喜欢的人都不存在这个世界上,只存在于动漫和小说里。”

真是熟悉的发言,因为年少的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知道的确存在无性恋这一群体,却还是怀疑她是不是还没长大开窍,我告诉别人我遇到一名无性恋小妹妹,有人不置可否,也有人赞叹:“这定位真是超前又精准。” 抱着这种怀疑,我把我们之前 关于无性恋的一篇文章 分享给了她,看完以后,她点点头说自己和作者的感觉差不多,只是还没去深究性啊爱啊这些东西,现在看来,还是喜欢的人物有一个美好结局更加重要。

绯色特别讨厌别人把 CP 等同于网恋,也并不介意对方在现实里有其他伴侣,但也有人不这么想,比如雕心。她是入圈很久的语 C 玩家,也是一名女同。平时在网上对戏之余还喜欢写小说,今年二十岁了,在大学里读汉语言文学专业。

她对待感情很认真,CP 于她来说与网恋无异。更多的 CP,从皮上发展到皮下就没有了后文,奔现的非常少,但是雕心跟对方在一起就想好好谈恋爱,会和对方 “涉三”,聊三次元里发生的事情,一起连麦看同一部电影、读书,和普通的异地恋没什么区别。有一次,对方提出退圈,雕心便也一起退了,后来两人跨越半个中国见了面,也同居过一段时间。她觉得,二次元和三次元并没有太大界限,聊得好的朋友她都会 “涉三”。而只要她投入了感情,就都能算是恋爱。结交 CP 的经历让她对感情的认知更明确了,也知道怎么才能让双方在关系里得到成长。

她小时候被父亲家暴,于是对男性产生了恐惧,尤其是强壮高大的醉汉。这也间接导致她在五年级时就清楚了自己的女同性恋的性向,半年以后,她无意中闯入了语 C 的圈子,发现了很多聊得来的人,语 C 需要用文字来玩,自己又从小就喜欢阅读写作,那里就变成了她的乐园。

1524143857234602.png雕心在 app “名人朋友圈” 里对戏

一般而言,一个人是不能同时拥有两个 CP 的,这很好理解,不然可能会被挂在网上被大家谴责。但如果牵扯进现实世界,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雕心告诉我,有人交 CP 只想把关系保持在二次元,有人却想更进一步,于是就产生许多矛盾,因为这个而分手的也不在少数。

安亦澜便是一个类似的例子,她曾经在现实中有女朋友,也在语 C 圈有 CP。女朋友刚开始不太在意,CP 么,也就是一个剧组固定的搭档吧。直到她发现,安亦澜不光在对戏的时候叫那个 CP 老婆,私聊时也叫人家老婆,这当然不行,于是天天吵架,吵到最后就分手了。安亦澜说,现在知道错了。

我想知道安亦澜交过几个 CP,她却告诉我:“这数不清的!” 因为跟有的 CP 现实里没有交集,她始终做不到那么用心,没法当做恋爱来谈,相处的时候也随意。对她来说,二次元和三次元的边线难以逾越,也没必要逾越。

在我采访的人中间,雕心不是唯一一个有不愉快过往的人。给我写信的那名女孩,小时候曾经患过抑郁症,所以对她的 CP 就更加依赖;也有刚被网络小女友甩了的男孩,跟我讲他有多伤心,仿佛生活没了盼头;而更多的时候,是听到一些类似的话:

“和三次元的同学们搭不上话,他们聊的都是追星,我不感兴趣。”

“每天最开心时候就是放学!赶紧打开手机。”

我想,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这些穿梭于二次元和现实生活的未成年们似乎活得并不十分开心。在平时看来,他们只是网上一个个面目模糊的头像,或者穿着宽大校服擦肩而过的小小身影,认真聊起来,每个人都有着鲜活的烦恼和开心,个个自成体系。

CP 组了也可以分,反正 QQ 好友列表里还有那么多人,网络里的关系本来就很平很浅,快速被链接,又快速消失,这都没有什么好奇怪。在一片喧嚣下面,当然也有真情实意,有初恋的滋味,也有探索和自我发现。

新时代的00后们拥有更多信息,却同样充满困惑,但他们更善于摆脱社会规则的种种陈旧束缚,也更少因为社会观念而感到自责或者羞耻,能够更自由地走在认识自己、探索关系的路上。组 CP 是他们的实习,属于他们的新时代情感关系,还在前面呢。

编辑: 九里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